非常幸运
你好,游客 登錄
背景:
閱讀新聞

納德拉問答:談微軟的新世界觀,雙屏設備以及五角大樓的云交易

[日期:2019-11-13] 來源:企業網D1Net  作者: [字體: ]

  自納德拉出版《刷新(Hit Refresh)》的兩年以來,世界發生了很大變化,技術發生了很大變化,微軟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其中一個變化就是:微軟于2018年重獲全球有價值公司的稱號,上次獲得同樣的殊榮已經是20年前的事兒了,但它并沒有為此歡慶。

  微軟的首席執行官納德拉接受了GeekWire的獨家采訪,他說:“成功固然很重要,但你須記住,成功須源自某重意義。在2019年,我認為過度褒獎科技公司并不是這種意義所在,尤其是作為一家科技公司。”

  相反,納德拉解釋說:“身為世界的一份子,我們須確保數字技術正在幫我們在很多國家和地區的社區中帶來更加公平的發展。如果我們不能使周遭社區變得更好,我們自身的成功幾乎沒有意義。”

  這是納德拉于11月5日出版的平裝版《刷新》的新后記中的核心主題之一。這一更新的版本著眼于解決了該公司,行業,世界以及他本人的新發展動態。

  納德拉與GeekWire進行了交談,進一步探討了幾個關鍵主題——討論了微軟應對全球民族主義浪潮的方法,解決了員工對公司內部待遇的種種擔憂,并解釋了為什么微軟押寶新的雙屏設備。

  納德拉還提出了兩項最近取得的成果:微軟一舉擊敗了亞馬遜,贏得了夢寐以求的合同,即國防部的聯合企業防御基礎設施(JEDI)的合同,這是一個價值百億美元,為期10年的五角大樓云交易;西雅圖海灣人足球俱樂部(Seattle Sounders FC)入圍了美國足球大聯盟杯。納德拉和他的妻子Anu是該足球隊的股東之一。

  Todd Bishop:你的書《刷新》已經面世兩年了,平裝本也于11月5日出版。這兩年發生了很多大事,微軟在20年前獲得全球很有價值的公司的稱號,如今又重獲這一殊榮。你在新的后記中寫道,公司的員工對第二次獲得這一殊榮的看法與第一次有所不同。到底有什么不同?

  納德拉:對我來說,這是一種愿望,我們說:“我們希望以不同的方式看待這件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可以追溯到我們所贊美的本質。成功固然很重要,但你須記住,成功須來自某種持之以恒的目的感。你必須自問,我們為什么會成功?我們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我們的使命和商業模式都取決于他人的成功。

  因此,當我們說,我們已經以某種方式取得了一定成就時,我們不要脫離使我們獲得成功的很本質的東西比較好。對我來說,在2019年,尤其是作為一家科技公司,我認為過度贊美科技公司并非目的所在。身為世界的一份子,我們須確保數字技術正在幫我們在很多國家和地區的社區中帶來更加公平的發展。這就是說,如果我們不能使周遭社區變得更好,我們自身的成功幾乎沒有意義。這就是我的本意。

  TB:你在書中引用了David Brooks的話……

  納德拉:是的,《第二座大山》里的文字。

  TB:…以及他對“相互依存宣言”的描述。(從關注自己的成功轉而關注他人的成功)。這對微軟來說意味著什么?

  納德拉:有件事讓我倍感自豪,那就是,無論我到哪里,不管是在亞特蘭大還是西雅圖,又或者在孟買或北京,我會說:“好吧,微軟在那個國家的存在如何使小企業提高生產力?我們如何使來自這些社區的跨國公司更具競爭力,更成功并不斷創造就業機會?那里的公共部門如何提高效率?健康狀況如何得到改善,教育成果又如何得到改善”?因為這就是微軟員工所能獲得的機會。我們將為此做出貢獻。這并不是一連串數字。成就那些事兒,那些人兒就是全部意義所在。對我來說,這就是我們都在追求的目標。

  TB:在你的領導下,這在微軟過去幾年的歷史里已經有目共睹。我認為這在本書的后記已經表露無疑:你不僅在嘗試創造技術,而且還在嘗試幫助他人創造技術。

  納德拉:完全正確。這也正是我寫的有趣的數據點之一,這個數據點實際上出自領英。如今,科技行業以外的行業所雇傭的軟件工程師,深諳數字化門道的工程師的人數已超過技術行業的同類人才。這種轉型發生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里。因此,這意味著人人都是軟件公司。因此我們也是,所以我們的重要任務是切實幫助這些人才培養這種能力。

  TB:讀完你對David Brooks的解讀后,我對后記結尾處出現的某些內容感到十分驚訝。那句話就是:“國界是我們需要承認的現實。很多國家都會把他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你這么寫的目的是強調世界各地的國家和地區的本土發展和機遇的重要性。但是在地緣政治的背景下,對我來說,這聽起來有點像屈從于民族主義,這似乎違背了相互依存的原則,違背了為社會服務勝過為自己服務的思想。你如何解釋這種脫節?

  納德拉:當然。我認為,我們須優先認識到一件事,這就是繼2016年柏林墻倒塌后所發生的全球化的第一階段,如果你希望這樣稱呼這件事,如果你想說:“好的,那段時期是令人驚嘆的,實際上,我會說,即使在亞洲,也出現了中產階級。因此,全球化實際上帶來了很多好處。

  但是,全球化的第二階段須解決每個國家產生的不平等現象。對于我們來說,“嘿,讓我們回到過去20年的全球化趨勢中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首先,選舉都是本土化的。人們須切實地在當地創造盈余。因此,作為一家跨國公司,我們必須以此為本。這就是為什么我對微軟的使命如此滿意。這就是說,我們不能去某個國家說:“嘿,一切不過是該國顯貴的獨角戲罷了。”決定不能這么做。為了取得成功,我們須創造地方盈余。這就是我的本意。國界是真實存在的,因為當我們談論公平增長時,公平增長不可能是某種全球范圍的較大值,而須符合當地的實際情況。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能否到達一個世界各地都能平等發展的地步?不僅作為一個國家發展,而且每個社區都經歷平等的發展。這就是所謂的相互依存。我們要認識到,這與某一家公司無關,與美國西海岸或中國東海岸無關。這關乎整個世界。

  TB:與此同時,你正在尋找人工智能,面部識別等領域的國家規范,哪怕這不是全球規范。如果每個國家都在以自己的道德和標準來追求自己的利益,那么你如何制定這些全球規范?

  納德拉:這個問題問得好。以原始能源轉換為例。我們共享全球資源。全球規范之所以出現是因為我們相互依存。因此,即使在人人都說“我國優先”的世界中,事實上,我們共享著這個地球,獲得經濟盈余,我們仍需進行貿易。但這須做到公平。氣候是一種共享資源。我們制定一個全球社區能源轉型計劃比較好。人工智能倫理和網絡也是同樣的道理。受網絡攻擊影響很大的人是誰?這就是全世界的消費者,全世界的小企業。各個國家的各個政府都應對此予以關注。經過啟蒙的自我利益有時確實能驅使我們以社區,國家,甚至全球社區為單位團結在一起。

  與前競爭對手合作

  TB:說到經濟力量,我手里拿的是三星Galaxy Note 10 Plus。你有意無意地促使我購買了這部手機,因為你參加了三星的活動并談論了Windows集成,自打我從Mac陣營回到Windows陣營后,這一直是我的痛點。這是微軟如今顯得截然不同的另一個例子。試想一下10年前,如果你曾說過,微軟的首席執行官曾促使任何人改用三星和安卓。這是一個幾乎完全不同的環境。你能說出這對你的意義嗎?

  納德拉:我時不時回溯我們悠久的歷史。瞧,我們一直是軟件公司,工具公司,平臺公司。我們須把用戶放在前位。感謝你使用Windows,感謝你重回陣營。用戶們都有一個痛點。他們需要一部與Windows兼容的手機。這就是這種合作的意義所在。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是身為用戶的你很關心的是什么,而不是我的某些公司議程。這就是我們搞發明創造的核心。這就是我們甚至在Windows(誕生于八十年代)還沒誕生之前就優先在Mac上創建Office的原因。因此,我想重新激發這個核心功能。無論是Surface Duo還是與三星的合作關系,又或者是對Azure上的PostgreSQL所提供的支持。這一切的意義就在于確保我們以令人信服的方式滿足客戶需求。

  TB:嗯,我會得到一些用戶反饋,我可以在Windows的“你的電話”應用程序中進行離線共享。我認為有些地方仍有改進的余地。我們可以稍后再談。

  納德拉:當然。我們應該接受反饋。

  TB:說道Surface Duo和Surface Neo,你能解釋一下即將到來的雙屏設備浪潮對微軟意味著什么嗎?

  納德拉:總體而言,我們一直對能夠幫助用戶的計算設備中的形式和功能上的變化感到十分興奮。以我們為例,我們非常關心的事情是,在海量的設備中,我們人類如何才能確保將時間花在刀刃上?我們如何應對稀缺的注意力資源?

  我研究了自己同時使用Neo和Duo的方式,我希望隨身攜帶這樣的設備。我希望能夠開機,做筆記。觸筆優先的體驗十分美妙。這是一種類似于使用Moleskine的體驗。因此,我對外形感到十分興奮。我們希望為此打造兩個版本,一個在Windows上運行,另一個則在安卓上運行。當然,這一切幾乎都與運行Microsoft 365應用程序有關。該設備只是我們體驗軟件的表面媒介,對此我們感到十分興奮。

  TB:所以你一直在使用原型機。它如何改變你在會議中的工作?或者當你在園區漫步時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它為你帶來了什么改變?

  納德拉:如今,盡管人們有了各種各樣的觸控式設備,但他們仍然使用紙張。我很喜歡做筆記,很喜歡寫東西,即使在團隊會議上,我也可以閱讀和交流。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甚至想在手機上參加很多團隊會議。有了雙屏設備,我實際上可以全屏展開視頻對話,不是在這個屏幕上就是在那個屏幕上。我還可以在OneNote上做筆記。這種組合非常高效。

  核心價值與員工經驗

  TB:在后記中真正凸顯的另一件事是你在致股東函中也使用了這個短詞語。那就是微軟員工的經驗應該與公司所聲張的道德準則相一致。而這里恰恰還存在差距。這種差距已經以多種形式顯現,包括今年初員工因公司內部的歧視或騷擾而公之于眾。你已經擺平了這個問題,并且鼓勵他們就事論事。為什么在你擔任首席執行官的這期間,這種精神和現實之間的差距沒有縮小?

  納德拉:你說的沒錯。這是因為,最終,度量文化的實質就在于,核心價值觀、和文化生活體驗之間的隔閡或距離是什么?我想這就是為什么我認為這是一段未竟之旅。這就是我不贊美我們所達到的文化目的地。而且,即使是單個員工的經歷并沒有得到我們的用戶,這也是我們須解決的問題。

  我認為,就多元化和包容性而言,我們須首先在代表制方面取得進展。沒有包容性,代表性就無從談起。所以我們須努力實現代表制。我真正感興奮的一件事就是,我們甚至在2019年努力幫自己的員工和管理人員增強領導多樣化團隊的能力并在組織內部樹立這種重要的敬畏之情。請創建必要的條件,如果你允許我這么說的話。

  令我興奮不已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們所發起的管理者培訓。你須樹立榜樣,你須言傳身教,你須關懷備至。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要這么做。這是關乎人性的事情之一,我們所有人都希望做出改變,除了我們希望他人改變。如今,這正是十幾萬微軟員工所面臨的時刻。如果要帶來改變,那么我們每個人都須強迫自己迎難而上。我們須面對這個差距,然后帶來變化。這就是我們要繼續關注的重點。

  TB:與此同時,我們看到了一系列由員工發起的積極行動,尤其是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新一代工人更愿意大聲疾呼,例如公司與政府實體的關系可能會讓他們感到不適。員工的這種反饋是否改變了你領導公司的方式?

  納德拉:我的意思是,對我這樣的人來說,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洗耳聆聽(這很是重要)公司內部的意見。因為你可以從中學到很多東西。你可以從各種角度學到很多東西。實際上,當你回歸這個核心多樣性,即包容性時,那么你須從包容性著手。這些意見來自哪里?它們為什么令人憂慮?人們憂慮的根源是什么?甚至是身為高級領導團隊,你是否有認真對待這些意見?你有認真思考嗎?然后,你當然須做出決定。這不僅僅是我們(十萬微軟人)要在每個問題上達成共識那么簡單。

  但是,即使你不同意,你的根據是什么?我們對自己所做的決策以及決策的依據是否秉持公開透明的原則?這正是人們需要展開對話的地方,在這里,人們須能夠相互傾聽,相互理解。對我而言,這就是我們開發一系列實踐的地方。

  五角大樓的云交易

  TB:在本書中,你探討了一些關鍵趨勢,如人工智能,量子計算,混合現實中發生的根本變化。但是其中很多都是由云提供支持的。在過去的一周中,微軟獲取了一份重要的新合同,即美國國防部的聯合企業防御基礎設施的云合同,一舉擊敗了Amazon Web Services,有人認為后者是行業佼佼者。業內某些人對此感到驚訝,因為微軟獲得了這份合同。那么他們應該感到驚訝嗎?

  納德拉:我接著談談我們的使命。我們并不為獲得合同這件事而慶功。在這個例子中,我們希望專注于國防部,專注于他們的任務,專注于如何為他們提供支持。我們能夠向他們提交提案(RFP)并拔得頭彩,為此我感到非常滿意。但這僅僅是開始,確保我們能滿足他們的需求,這是我們十分關注的事情。

  TB:你認為政治(尤其是特朗普總統對亞馬遜所提出的反對)對微軟獲得這份合同起了什么推動作用?

  納德拉:對我而言,如果說起到了什么作用的話,這就是要微軟置身于政治以外并專注于客戶的需求。我們具備一些核心能力,這些能力使我們一直鶴立雞群。很高興看到,我們將云打造為分布式計算結構并將混合作為設計核心,而這發揮了作用,對此我們感到十分高興。這些都是我認為會在最終的角逐中真正脫穎而出的東西。既然知道競爭激烈,我們就要專注于客戶需求,創新和差異化。

  TB:西雅圖海灣人有一批新的金主,你和你的妻子就是其中之一。該隊入圍了美國足球大聯盟杯,這使聯盟中的很多人驚訝不已。眾所周知,人們很容易將板球的理念應用的商業中。在管理海灣人為期不長時間里,你是否學到了可以活學活用的生意經?

  納德拉:恩,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學到了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但我學到了一件事,這就是,就從社區創造能量來說,這些了不起的運動充滿了激情,無論是一般的運動還是一般的團隊運動。因此,運動帶給人們的喜悅是我喜聞樂見的。

  TB:你如何看待海灣人?身為俱樂部老板,你感覺如何?

  納德拉:我感覺很棒。海灣人加油!

  后記:在納德拉離開會議室之前,我們談論了微軟新創辦的行業體驗中心,GeekWire于當天早些時候曾參觀過該中心。該中心象征著公司與客戶合作開發新技術所做的工作,這促使納德拉繼續討論更為宏大的主題,即微軟的世界觀。

  納德拉說:“從某種意義上說,只有在技術商品化的情況下,我們才能最終獲得成功,而這與我們的商業模式相矛盾。也就是說,如果世界上所有的技術功能只由少數幾家公司打造,那么微軟就不復存在了。但是,如果有很多公司都在開發技術,那么我們就會安然無恙。”

 

  在新的后記中,納德拉最后介紹了他家人的近況,這是本書的另一個重要主題。他寫道,他的一個女兒即將上大學,而患有腦癱的兒子Zain又做了一次手術,并繼續欣賞音樂。他著重介紹了妻子Anu為腦癱患者所做的宣傳工作,他最后說:“無論你認為自己有多優越,每個人每天都要會為家庭感到焦慮。我們也是其中之一。”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 閱讀:
本文評論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非常幸运 895128811768499340337801652595650429931408549861174381825655327041938008628632286710363449488261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